廷尉奏當

24/11/2011 · 最佳解答: 原文: 釋之為廷尉。上行出中渭橋,有一人從橋下走出,乘輿馬 驚。於是使騎捕,屬之廷尉。釋之治問。曰:「縣人來,聞蹕,匿橋下。久之,以為行已過,即出,見乘輿車騎即走。」廷尉奏當,一人犯蹕,當罰金。

回答數: 2

7/3/2006 · 釋之為廷尉。上行出中渭橋,有一人從橋下走出,乘輿馬 驚。於是使騎捕,屬之廷尉。釋之治問。曰:「縣人來,聞蹕,匿橋下。久之,以為行已過,即出,見乘輿車騎即走。」廷尉奏當,一人犯蹕,當罰金。文帝怒曰:「此人親驚吾馬;吾馬賴

回答數: 3

史記》卷一百二 張釋之馮唐列傳第四十二:「上行出中渭橋,有一人從橋下走出,乘輿馬驚。於是使騎捕,屬之廷尉廷尉奏當,一人犯蹕,當罰金。」裴駰集解引如淳曰: 「乙令, 『蹕先至而犯者, 罰金四

本注曰掌平獄奏當所應凡郡國讞疑罪皆處當以報。正左監各一人左平一人六百石。本注曰掌平決詔獄。右屬廷尉。本注曰孝武帝以下置中都官獄二十六所各令長名世祖中興皆省唯廷尉及雒陽有詔獄. ^

廷尉,又叫大理、作士,係中國古官名,係掌刑獄 [1]。佢係三公九卿嘅九卿之一。 史 廷尉係秦國創嘅 [1],管刑辟,下有正監、左監同右監,秩祿千石 [2]。 漢保留廷尉,劉啟做皇帝第六年(公元

 · DOC 檔案 · 網頁檢視

5.廷尉奏當 注釋:(1)奏:臣子向皇上報告。(2) 當:判決,名詞。6.一人犯蹕,當罰金 注釋:當:判,動詞。說明:清 王念孫:﹁漢代法律,一人犯蹕,罰金四兩;二人以上,罪當加等。﹂可見廷尉依法斷案

釋之為廷尉。 上行出中渭橋,有一人從橋下走出,乘輿馬驚。於是使騎捕,屬之廷尉。 釋之治問。曰:『縣人來,聞蹕,匿橋下。久之,以為行已過,即出,見乘輿車騎即走耳。』廷尉奏當,一人犯蹕,當罰金

曰:『縣人來,聞蹕,匿橋下。久之,以為行已過,即出,見乘輿車騎即走耳。』廷尉奏當 ,一人犯蹕,當罰金。文帝怒曰:「此人親驚吾馬;吾馬賴柔和,令他馬,固不敗傷我乎?而廷尉乃當之罰金!」釋之曰:「法者,天子所與天下公共也。今法

陳景云云:“當,謂奏當也。能吹奏當地流行的“打歌”調。”廷尉奏當,一人犯蹕,當罰金。”尚書省奏當用夫役數萬人。刑獄,謙等亦悉心奏當。御史,天子耳目也,其所請奏當專達。可以把它們的指法運用到xaphoon的演奏當中。

釋之為廷尉 。上行出中渭橋,有一人從橋下走出,乘輿馬驚。於是使騎捕,屬之廷尉。 釋之治問。曰:「縣人來,聞蹕,匿橋下。久之,以為行已過,即出,見乘輿車騎即走耳。」廷尉奏當,一人犯蹕,當罰金。文帝怒曰:「此人親驚吾馬;吾馬賴柔和

【原文】 釋之為廷尉。上行出中渭橋,有一人從橋下走出,乘輿馬驚。於是使騎捕,屬之廷尉。釋之治問。曰:「縣人來,聞蹕,匿橋下。久之,以為行已過,即出,見乘輿車騎即走耳。」廷尉奏當,一人犯蹕,當罰金。文帝怒曰:「此人親驚吾馬;吾

釋之為廷尉。上行出中渭橋,有一人從橋下走,乘輿馬驚。於是使騎捕之,屬廷尉。釋之奏當 :「此人犯蹕,當罰金。」上怒曰:「此人親驚吾馬,馬賴和柔,令它馬,固不敗傷我乎!而廷尉乃當之罰金。」釋之曰:「法者,天下公共也

 · DOC 檔案 · 網頁檢視

5.廷尉奏當 注釋:(1)奏:臣子向皇上報告。(2) 當:判決,名詞。6.一人犯蹕,當罰金 注釋:當:判,動詞。說明:清 王念孫:﹁漢代法律,一人犯蹕,罰金四兩;二人以上,罪當加等。﹂可見廷尉依法斷案

依法判決 :廷尉奏 當 :一人犯蹕,當 罰金。 廷尉向皇帝報告他的判決:「單獨一個人觸犯禁止通行的命令,應該判以罰金。」 原告抗議 :文帝怒曰:「此人親驚吾馬;吾馬賴柔和,令他馬

釋之治問。曰:「縣人來,聞蹕,匿橋下。久之,以為行已過,即出,見乘輿車騎即走。」廷尉奏當 ,一人犯蹕,當罰金。 文帝怒曰:「此人親驚吾馬;吾馬賴柔和,令他馬,固不敗傷我乎?而廷尉乃當之罰金。」 釋之曰:「法者,天子所與天下公共

圖片來源於網絡漢文帝前三年(甲子,公元前177年)【原文】是歲,釋之為廷尉。上行出中渭橋,有一人從橋下走,乘輿馬驚;於是使騎捕之,屬廷尉。釋之奏當:「此人犯蹕,當罰金。」上怒曰:「此人親驚吾馬;馬賴和柔,令他馬,固不敗傷我乎!而

釋之為廷尉。上行出中渭橋,有一人從橋下走出,乘輿馬 驚。於是使騎捕,屬之廷尉。釋之治問。曰:「縣人來,聞蹕,匿橋下。久之,以為行已過,即出,見乘輿車騎即走。」廷尉奏當,一人犯蹕,當罰金。

13/11/2016 · 廷尉奏當 ,一人犯蹕,當罰金。恐龍法官最後回報說,那個死老百姓違反交通管制,要罰鍰 文帝怒曰:「此人親驚吾馬;吾馬賴柔和,總統就怒了:那個死老百姓嚇到我馬了耶;還好我馬有在天天運動,身手矯健心臟有力

釋之案律盜宗廟服御物者為奏,奏當棄市。上大怒曰:「人之無道,乃盜先帝廟器,吾屬廷尉者,欲致 之族(殺全家),而君以法奏之,非吾所以共承宗廟意也。」釋之免冠頓首謝曰:「法如是足也。且罪等,然以逆順為差(因罪情輕重而處罰有差別

」廷尉奏當 ,一人犯蹕,當罰金。文帝怒曰:「此人親驚吾馬,吾馬賴柔和,令他馬,固不敗傷我乎?而廷尉乃當之罰金!」釋之曰:「法者,天子所與天下公共也。今法如此而更重之,是法不信於民也。且方其時,上使立誅之則已。今既下廷尉,廷尉

[原文] 釋之為廷尉。 上行出中渭橋,有一人從橋下走出,乘輿馬驚。於是使騎捕,屬之廷尉。 釋之治問。曰:『縣人來,聞蹕,匿橋下。久之,以為行已過,即出,見乘輿車騎即走耳。』廷尉奏當,一人犯

【原文】 釋之為廷尉。上行出中渭橋,有一人從橋下走出,乘輿馬驚。於是使騎捕,屬之廷尉。釋之治問。曰:「縣人來,聞蹕,匿橋下。久之,以為行已過,即出,見乘輿車騎即走耳。」廷尉奏當,一人犯蹕,當罰金。文帝怒曰:「此人親驚吾馬;吾

萬夫莫開。又斷罪曰當,言使罪法相當也。《史記·張釋之傳》廷尉奏當 ,一人犯蹕當罰。《註》當謂處其罪也。《路溫舒緩